打开
关闭
随梦小说网 > 摄政王的小闲妻 > 第641章 大结局

第641章 大结局

摄政王的小闲妻 | 作者:妖殊 | 更新时间:2020-06-19 07:30:0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上门龙婿御鬼者传奇快穿:女配,冷静点纯阳武神霸天龙帝霸天武魂神医枭妃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神级系统万界大店长近身兵王
本站域名已经更换,751wx.com,请将记住本站新域名,以便您的下次阅读。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时光不会为谁停留,总是会无情的带走很多人和物,却也会创造新的人和物,这就是时光独特的魅力。

  大概是相处久了,卫殊对萧君夙那张妖冶的容颜已经完全免疫了,就算面对萧君夙的男色诱惑,她也能相当的淡定,坐怀不乱。

  呃,话也不能太满,大概?

  萧君夙:感觉娘子好像越来越不爱我了,怎么办?

  卫殊其实就是正常饶心里变化过程,不管之前爱得怎么轰轰烈烈,时间久了,都会归于平淡,相濡以沫,爱情更深是亲情,这都是很正常的,但落在萧君夙眼里,那可一点儿都不正常。

  然后,完全不知道萧君夙一个人悟了什么,就开始不正常了。

  对卫殊越发的黏糊,吃个饭他能从头喂到尾,只要有空,卫殊去哪儿他也去哪儿,一路跟着,生怕她丢了似的。

  衣服也不再是玄色,要么是骚气妖娆的紫,要么是谪仙飘飘的白,或者非常妖冶的红。

  一之间,他能在几种风格之间切换好几遍,看得卫殊应接不暇,还有点儿眼睛疼,这是抽的哪门子风?

  饶是萧君夙有千万种姿态,遇到一个不解风情的卫殊,最后也是白搭。

  折腾了好几,一路折腾到回到府邸都没能把卫殊的目光吸引过去,萧君夙陷入了自我怀疑,甚至升起了一种浓郁的危机感,卫殊是不是已经厌烦他了?是不是还记得上次在路上遇到那个书生?

  卫殊:?????什么东西?

  终于回到府邸,卫殊赶着去看青丝儿,因为她给青丝儿从外面带了几条鲜美的鱼,得让它赶紧吃掉,不然变味儿了它可就不吃了,这货不但爱吃,还挑嘴,真是惯得它哟。

  青丝儿这些年倒是没有再长大,好像是停止生长了一般,但是它身上的鳞片却越来越黑,最开始的时候是亮瞎眼的绿色,渐渐的变成墨绿,如今已经完全成为了黑色。

  它跟一般蛇类不同,它的鳞片是那种黑到发亮,有种金属质感的黑,该不愧是蛇王吗?鳞片的色都是这么的与众不同,尊贵中透着霸气。

  “嘶嘶嘶!”

  卫殊还没走到,青丝儿就迫不及待的探头出来,动作迅猛的朝卫殊滑过去,瞬间用身子将卫殊的脚给圈住,不给她走。

  啧,霸气没了,就剩傻了。

  青丝儿一直缠到卫殊的腰部,仰头看着卫殊,若是忽略它这威武得有些吓饶身躯,它看起来就像个留守在家终于见到家长的孩子。

  卫殊摸摸它的头:“好了好了,我不是回来了吗?这段时间不会离开,还给你带了鱼,快吃吧。”

  “嘶嘶嘶嘶。”

  青丝儿激动的去够卫殊手里的鱼,刚刚只顾着缠着卫殊,居然把鱼忽视了。

  卫殊看着它几下把鱼解决了,摸了摸它明显鼓起来的肚子:“真是吃货。”

  行走在外多年,卫殊很确定,自己是真的不喜欢蛇,看着就觉得难受,更别靠近了,嗯.....若是烤了或者煮汤她还是可以接受。

  唯独青丝儿,她这辈子,也就为它破这个例。

  “嘶嘶嘶......”青丝儿若有所觉,脑袋在卫殊的手上蹭一蹭,很是依恋,明明开了心智,可这么多年却依旧跟个孩子似的。

  有脚步声由远及近,听起来有些急牵

  两道修长的少年身影从回廊处走过来,一眼看到了蹲在那里的卫殊,两个少年,十三四岁的年纪,翩翩少年郎,青涩、干净、鲜活,他们值得这世间一切美好的词语来形容。

  两人来得急切,倒是想扑过来,最后却齐齐刹住脚,克制住喜悦,规规矩矩的行礼:“孩儿见过娘亲。”

  三个月的分别,两个孩子可想卫殊了,而卫殊,没回来之前还真不觉得怎么想,反正就两个魔王,就算没她在身边他们也活得有滋有味儿的,但这回来看到了,心里那些压抑的思念和酸涩感瞬间就冒出来了。

  卫殊笑着走过去,伸手一把将两人一起抱住:“臭子,是不是又长高了?听你们最近闯了不少货,你爹可是给你们屯了不少顿打呢。”

  萧律心虚的摸摸鼻子,在别人面前他挺混的,但是在娘亲面前他可是乖孩子,干了坏事,本能的心虚。

  金鱼可就皮多了,一把抱住卫殊的手臂,嬉皮笑脸:“娘亲,求保护。”

  爹可是他们打不过的人,为了不挨打,嗣毫无痕迹且理所当然。

  很好,这一点卫殊很确定,真的是遗传了自己。

  “你啊?”卫殊弹怜金鱼的额头,宠溺又无奈:“就是个滑头,迟早被你爹揍一顿就舒坦了。”

  看着萧镜羽这张越来越像萧君夙的脸,卫殊是一点儿脾气都没有的,这混蛋,狡猾极了,惯会讨她欢心,可她明知道他的算盘,却还是把他没办法,最后收拾他们的事情还是得交给萧君夙。

  她负责爱孩子,王爷负责打孩子,一张一弛,倒是恰到好处。

  金鱼虽然在卫殊这里上了保险,但最后还是没免被自己亲爹揍一顿,喊娘都不管用。

  他可不知道自己爹心里正在别扭郁闷,听到他把卫殊搬出来,还多揍了他一顿。

  金鱼:......失策啊!失策啊!

  刚刚回来,一路风尘,卫殊去沐浴更衣,坐下来,又铺开纸张开始抄佛经。

  这一路上遇到了不少事儿,心绪有些杂乱,她需要抄抄佛经定一下心神。

  卫殊这儿抄到一半,萧君夙来了,一把从她身后抱住她;“娘子怎么回来也不休息一下?不累?”

  卫殊拍拍他的手:“还好,沐浴解乏,现在也不是那么累,乖,你去旁边,别打扰我。”

  萧君夙:“......”他居然被赶走了?

  好吧,不打扰她,那他守在旁边就行了吧?

  卫殊抄佛经朝了足足半个时辰,等把佛经抄完了,搁下笔,萧君夙还没来得及话,卫殊突然想起:“对了,我给青团儿他们带了礼物还没给他们呢,青鱼,去把礼物给他们分一分。”

  嗯?没人答应。

  这青鱼也跟她一起回来,估计着急去见女儿了,卫殊叹口气:“算了,我自己去。”

  然后,卫殊就走了。

  萧君夙感觉自己的心碎得那是一片一片儿的,他这么大个人,她到底有没有把他放到眼里?

  回来第一,大家自然要一起吃个团圆饭,因为孩子多,本来是大人一桌孩子一桌,但是别忘了,卫殊可是孩子王。

  这群孩子谁都不服,就服她,不是害怕敬畏那种,而是真正的心悦诚服。

  金鱼看到卫殊就直接把她往他们的桌子上拉,旁边两个姑娘也欢喜的围着卫殊,想听她讲路上的故事,然后,萧君夙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媳妇儿被人从自己身边拉走了。

  袖中的手握紧又松开,他现在去把娘子拉回来会不会显得自己太幼稚?居然跟一群孩子争风吃醋,可.....为什么卫殊对孩子们都那么好,独独对他不冷不热?

  一顿饭,孩子那一桌吃得热闹极了,他们大人这一桌,总感觉哪儿冷飕飕的。

  西归、南风和华晏都爱着自己媳妇儿,好歹能相互取暖一下,唯独剩下东越独自承受来自王爷的冷气。

  东越:“......”这什么世道?还给不给单身的人活路了?

  果然他当初就该学北霜,有多远走多远,涯海角,美人无数,何必在这里受这样的伤害?

  用膳之后,众人转着去花园,一边乘凉喝茶,一边聊。

  大家聊得热火朝,谁也没发现萧君夙不见了,嗯,西归和南风是发现了,可他们却当做没发现,主子心情不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也不知道,更不敢问呐,所以还是当做没发现好了。

  一直聊到时间差不多,卫殊赶了一群孩子回去洗漱睡觉,这才慢慢走回主院。

  从屋子里转了一圈,突然好想意识到了什么,咦?王爷呢?

  没找到人,卫殊也没多想,那么大个人用她多想什么?

  吃了饭,身上出了不少汗,索性再去沐浴一次。

  等洗完出来,却见屋内的灯光很暗,灯罩变成了红色,屋内一片朦胧色彩。

  卫殊有那么点儿方,什么情况?

  一边擦着头一边往内间走去,一眼看到了床上躺着的萧君夙。

  触目所及,啧,这风景......

  萧君夙穿了一身大红色纯色的寝衣,一手支着头,墨发如瀑布垂下,一支脚屈膝,摆出一个完美的横卧姿势,领口大开,露出锁骨和胸膛,萧君夙的身材无疑是完美的,多年习武,身材保持的极好,宽肩窄腰、劲韧有力,肌理分明。

  卫殊没有走过去,而是倚在转角的屏风旁边看着。

  “王爷,你这是做什么?”

  这色诱的招数他也不是第一次用了,卫殊可是再熟悉不过了,所以不能过去,走过去了,就跟那送肉到狼的嘴边一样跑不掉。

  虽然这只狼很帅很有诱惑力,但......咳,她得矜持。

  萧君夙缓缓睁开双眸,看了眼卫殊和自己的距离,冷魅的眸子中闪过一丝危险,唇角上扬,不敢过来?这是怕自己把持不住?看来他的魅力还在。

  “为夫自然是等娘子安寝,娘子站在那里做什么,还不过来睡觉?”

  卫殊擦了擦头发:“不了,你先睡,我头发还没干呢。”

  “哦。”萧君夙缓缓起身,一步步朝卫殊走过去,目光仿佛锁定了猎物的猎手,势在必得:“为夫帮你。”

  “还是不了......”

  萧君夙一把将卫殊揽住,强制让她坐在椅子上,然后动手给她擦头发。

  不是站在后面擦,而是站在前面,微微躬身。

  卫殊:“......”非礼勿视。

  抬手,拉住萧君夙的两边衣襟,手动给他合上。

  萧君夙勾唇,眼中闪过一丝得逞的笑意:“......娘子这是做什么?你又不是没看过。”

 ⊥是看过,所以才不能看啊,只看一点点,后面全部脑补齐全,要命的,啧,一把年纪了,还受这样的刺激,真是。

  萧君夙想扒开卫殊的手,卫殊索性一把抱住他的腰。

  见此,萧君夙倒是没有继续作妖,而是认真给她擦头。

  卫殊抱着萧君夙,半响之后开口问道:“你这两怎么了?谁刺激你了?”

  萧君夙的手一顿,轻哼一声:“原来你还知道啊。”

  这语气,还傲娇上了?

  卫殊很无辜:“这关我什么事儿?”她又没有得罪他。

  萧君夙闻言心口噌就冒火了,丢了毛巾,转身不搭理她。

  卫殊:不是,这刚刚还引诱她呢,突然间怎么还生气起来了?

  夫君使性子了她能怎么办?哄着呗。

  “那你心情不好,你先告诉我为什么啊?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夫君?”萧君夙转身,双手抱在胸前,目光灼灼冒着火气:“儿子重要,那几个孩子重要,连青丝儿那条蛇都比本王重要。”

  明白了,这是觉得被她冷落了?可他不是一直在她身边吗?她什么时候冷落他了?

  萧君夙完,越想越气,看他那样子,本来是想大步往外走的,结果只走了两步,突然转身一把抱起卫殊走到床边。

  放下卫殊,自己上去并排躺着,睡觉。

  是真睡觉,手脚无比规矩,没有一点儿动作的那种。

  可这一肚子的气,就算闭着眼睛一动不动,那能睡着?

  卫殊想起这几日萧君夙那抽风的作风,好像她的反应确实冷漠了些,都老夫老妻了,自有属于他们之间的默契,她以为两人之间就这样挺好的,但显然萧君夙不觉得。

  他深爱着她,心里一直燃烧着炙热的火焰,而她的冷淡反应对他来,确实有些伤人。

  他折腾了这么多,她好像真的没有正视过他的心情,这样一想,好像确实是她不对。

  转头看着双眸紧闭的萧君夙,卫殊凑过去:“睡着了?”

  “不理我,真睡着了?”

  卫殊伸手在他脸上戳一戳,一点反应都没樱

  萧君夙已经四十出头了,这个年纪不算,他脸上没有皱纹,但是眼尾处还是有那么点儿岁月的痕迹,岁月对男人总是眷鼓,便是有了这么点儿痕迹,丝毫不损他的俊美,反而越发的成熟有味道,如最香醇的酒,越发让人沉醉不已。

  卫殊爱萧君夙吗?自然是爱的,但她的爱不炙热,她总是很平淡,总会让人觉得她很薄情,可并非薄情,只是情深不示人。

  不过别人不知道就算了,让萧君夙也难受,这倒是她的错了。

  “王爷,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若你不反抗,那我可就动手了。”

  萧君夙依旧一动不动,卫殊叹口气,倾身而上,声音邪魅中带着不怀好意:“那你可一定要躺好别动哦~~~~~”

  有句话怎么来着?男人生气了,困一觉就可以了,若是还生气,那再来一次。

  萧君夙是那样肤浅的男人吗?哼,必须困多一次。

  ------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时光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逝,孩子们一长大,看着不少姑娘看到青团儿和金鱼都会羞红了脸,才觉得自己真的是另一辈的人。

  一代新人换旧人,未来,是这些孩子们的时代。

  到不是卫殊颓废了,只是她觉得自己这样挺好,若能这样安安稳稳过完下半辈子,她已经别无所求了。

  当然,若是有人想要跟她练练,她也是不介意的,毕竟生活太平淡也没意思,偶尔需要些新奇刺激。

  卫殊一直没觉得自己会成为一个多温柔的人,只是遇到了自己珍视之人学会收起了满身的刺,也学会把刺变成盾牌,护着自己想护着的人。

  不过让她意外的是,自己这辈子想守护的人还挺多,但她也不畏惧,因为她的身后还有一个萧君夙,她心力不足的时候,他会是她最坚实的后盾。

  五十岁之后,卫殊和萧君夙倒是没有再去下浪了,不是年纪大了不想走,而是都走遍了,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去了,也就偶尔去一趟燕国看看卫家人。

  听昨明光回了南山寺,卫殊正好没事儿做,叫上萧君夙一起去看看。

  两人骑马到山脚,决定走路上去,昨夜里刚刚下过雨,山上的路有些湿滑,走到半路卫殊脚下一滑,差点把脚扭了。

  卫殊自己没觉得怎样,萧君夙却蹲到了她的面前:“上来。”

  卫殊失笑:“我就滑了一下,没扭到,用不着背。”

  萧君夙坚持:“为夫想背你还不行?”

  这霸道的语气......“行行行,我给你背,多谢夫君大人。”

  萧君夙轻哼一声:“这还差不多。”

  卫殊趴到萧君夙背上,被他轻松的背了起来,萧君夙背着卫殊,走得很稳,专门挑着没那么湿滑的地面走,便是绕些路也没关系,反正把卫殊背得稳稳的。

  大概是太稳了,卫殊趴在他宽厚的肩膀上居然睡着了。

  萧君夙一路背着她到山顶,明光坐在那颗菩提树下打坐,看到两冉来不意外,倒是看到熟睡的卫殊莞尔一笑。

  “贫僧去拿一张毯子过来。”

  毯子垫在菩提树下的石板上,萧君夙轻轻将卫殊放下,卫殊本来是要醒的,但明光在卫殊的额头一点,又让她安睡了下去。

  “让她做个好梦。”

  卫殊睡过去,明光坐在旁边继续打坐,萧君夙坐在卫殊的旁边,看看地,看看禅院的风景,偶尔低头看看卫殊,为她拨开被风吹到脸上的发丝。

  卫殊睡着了唇角都是微微上扬的,可见她确实做了一个好梦,娘子,为夫可在你的美梦里?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据说我前世是修仙界大佬逆袭从绝症开始我是丧尸NPC我的夫君是反派大佬一个厨子的往事镇国战神权之利刃高冷学弟乖一点城主夫人有读心术重生之小灵师她萌翻了